如何避免“一步错步步错”?——以最惨创业者之案发文为鉴

前两日,一篇名为“最惨创业者,3年前我被投资人赶出公司,3年后公司没上市让我赔偿3800万!”的文章刷爆网络,好多朋友将文章转发给我们,建议我们写点东西,于是有了下面的文章。

创新创业 | 2020/06/13 14:49
前两日,一篇名为“最惨创业者,3年前我被投资人赶出公司,3年后公司没上市让我赔偿3800万!”的文章刷爆网络,好多朋友将文章转发给我们,建议我们写点东西,于是有了下面的文章。

故事大概讲述了一位名为郭建的杭州创业者,2009年开始创业,与另外一位投资人于任远共同成立了杭州雷龙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一人全职,一人兼职,股权比例却都是45%,另预留10%用于员工股权激励。2014年4月,雷龙公司引进风投,公司投后估值1.3亿元人民币,投资人通过增资结合股权转让的方式以2600万元的对价换取了公司20%的股权比例。两位创始股东与投资人签署了对赌协议,承诺2017年12月31日公司未能上市的话,两位创始股东回购投资人的股份。2014年11月,创始人郭建辞去总经理职务,2015年8月31日,公司出具股东会决议同意郭建将持有公司的全部股权转让给于任远。2019年1月,投资人起诉郭建与于任远,以“公司未在2017年年底上市触发股权回购条款”为由,诉请承担股权回购义务。目前一审、二审投资人均胜诉,创始人打算申请再审...…

创业不是每一个人的必经选择,必须要有一定的勇气和魄力才会踏上这条道路。创业离不开股权管理,创始合伙人的选择,事业合伙人的选择,投资人的选择,每次人的选择和股权机制设计都是如履薄冰,稍有差池就会导致重大损失甚至创业成果前功尽弃。这位杭州的创业者很难说是中国最惨,但他的经历却可以给我们现在正在创业的朋友们和未来准备创业的朋友们带来一堂生动的现实课。

为什么自己一手创办的起来的公司,创始人会中途辞去总经理职务?为什么在财务投资人进入且公司价值明显上升的情形下,创始人要以不高的价格转让全部股权?为什么离开公司三年后,创始人会再被投资人起诉要求个人承担回购责任?这些问题我们将会从下面创始股权分配问题、投资人进入股权变更、创始人退出股权变更这三个方面来分析与解答,以期能够给大家一些帮助和启发。

一、

创始股权架构,轻易分配给非全职投入的联合创始人45%股权比例,一开始就错!

2009年创业,联合创始人出资50万元且没有全职投入的情况下,创始人就“大方地”选择股权平分,分出去45%的股权比例,形成两人各45%的股权比例,另10%预留给员工股权激励。

这样的创始股权分配有三大致命要害:

1、没有重视人力贡献

一开始大家都是资金投入,股权平分没有问题,但是随着创始人人力资本的不断投入,投入的时间、精力、管理、智慧等越来越多,股权分配的不公平性就越来越明显。股权的核心要素在人力资本时代并非只有资金一项,人力、资源都是股权的核心要素。

2、联合创始人与早期投资人界限不清

我们经常强调,作为创始人与联合创始人一定是要一起下水尝试的,全职投入是信任的基础,一方全职,一方兼职的状态是无法长长久久合作的,迟早要出矛盾。但如果是早期投资人就不同 ,投资人只投钱,不全职参与,所以一定要有溢价空间。即使创业之初不能做到同股不同权,也要明确同股不同权的未来规则,比如业绩对赌,创始人未来一定时期做到怎样的业绩或者数据,有权利单方调整股权比例。但是这个创业故事,明显混淆了联合创始人与早期投资人的角色。

3、创始人不重视公司控制权

对于一家创业公司而言必须独裁,创始人必须要对于控制权界限十分敏感。在一元化的股权设计中,持有公司二分之一以上表决权就拥有一家公司基本的控制权,持有一家公司三分之二以上表决权才拥有绝对控制权。随着股权不断用于交换资金、人才与资源,创始人还需要设计协议控制或架构控制来保证自身股权在不断稀释的情况下,能掌握公司的控制权。而这个故事的主人公却考虑恩情与信任,忘记了创业的第一原则,控制权在自己手里才可以同情别人。

二、

投资人进入股权变更,联合创始人+投资人的股权比例大于创始人股权比例,危险!

2013年公司引进风投,由联合创始人介绍财务投资人且使用股权转让的方式,使得公司股权变更为创始人持股36.5%,联合创始人持股33%,投资人持股20%......

这样的股权架构,创始人仅仅拥有一票否决权,公司控制权已然丧失,一步错,步步错,实在令人扼腕。众所周知,股东会是公司重要事务决策的“大脑”,拥有核心决策权,而董事会与总经理是公司重要事务执行的“手脚”,属于具体执行层。创始人在股东会表决权上都没有了控制权,在公司经营理念不同的情形下,失去总经理职务已经是可以预见的结果......退出公司经营管理层及后续转让股权,恐怕也是丧失控制权的连锁反应。

三、

创始人选择股权转让退出,“人走股留”却没有变更原法律文件,导致满盘皆输!

2015年,创始人将公司股权全部转让给联合创始人,选择“人走股留”,却因为不重视法律文件的变更或是轻信口头承诺,导致自身离开公司三年后还需要承担原书面约定的股权回购义务,导致满盘皆输。

创始人退出公司经营管理,且将全部股权转让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再左右公司的经营与发展,公司未来发展的收益也已经与创始人无任何关联。在这样的情形下,让创始人还背着公司未来上市的承诺显然不公。但是商业是理性的,是经济的,是残酷的,只有在协商股权转让的时候一并变更对赌协议才具有法律约束力,否则当初白纸黑字签订的合同依然没有解除,绑在创始人身上隐形枷锁始终存在,最终就像本案的结局,演变成巨额个人债务。

由于这个故事的创始人没有重视上述三个股权问题,导致之后的悲惨结局。或许创业本就没有太多的感性可言,徐小平老师也曾说过,千万不要拿兄弟情谊去追求商业利益,而是应当用商业利益去追求兄弟情谊。确实,真诚地劝诫每一位创业者,从创业的第一天就应该看清楚股权问题,理性的设定好股权分配机制和规则,创业路上本就够苦,很多商业的风险已经无法预估,如果人的问题、股权的问题再没有处理好,恐怕创业者就会变成下一个“没有最惨,只有更惨”的现实案例。

以上小文,与各位创业者共勉。
pl_tx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登陆后参与评论

0条评论

猜你喜欢